笔趣阁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明割韭菜 > 正文 第34章 开始捞大钱了!
    其实也可以像处理顾肇迹、周奎那样,直接让东厂拿人,然后直接抄家杀人就可以了,多么轻松了事。

    为什么一定要早朝来说这个事情呢?

    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有抄家拿银子的目的,还有政治层面的目的。

    为什么这么说?

    崇祯就是想通过把成国公这件事闹大,来转移朝堂的注意力。

    最近这段时间,这群人实在太不像话了,关宁军已经打了胜仗,却被骂成了狗屎。

    这朝堂上所有的行为,都不是空穴来风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为什么这帮言官也跟着在弹劾袁崇焕,还不是这群勋贵唆使的。

    利益冲突放,京卫认为自己在北京城防御战中有很大的功劳,但真正的功劳却都被关宁军给抢走了。

    明显上看是弹劾袁崇焕,实际上就是利益的冲突。

    现在朝堂上的注意力也该转一转了,不然这年后的赈灾事物还怎么进展?

    所以,崇祯这才导演了这场好戏。

    王承恩接过曹于汴手中的东西,小心翼翼呈递给崇祯。

    成国公惊慌失措道:“陛下……”

    崇祯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接过王承恩手里的奏疏,打开仔仔细细看完。

    瞬间,崇祯的脸像是结了冰一样,淡淡道:“是不是真的?”

    朱纯臣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能怎么说?

    这事之前他就已经在皇帝面前认了,他还能怎么说?

    难道要否定?

    难道要在皇帝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可是欺君!

    他万万没有想到曹于汴居然知道了这件事,而且在这个关头弹劾了他,在朝堂上直接把这件事给捅了一出来。

    这件事一出来,整个朝堂都安静了。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一瞬间,那些收了朱纯臣钱,在朝堂上打算弹劾袁崇焕,甚至弹劾孙承宗的人,都把肚子里的话强行消化掉了,事后就当一个屁放了算了。

    要是这个时候,还跟朱纯臣搅和在一起,很显然是要引火烧身的,谁都不想当这个冤大头。

    朱纯臣全身冷汗直冒,本来昨晚就纵欲过度了,现在又受到了惊吓,感觉压力如同山一样大,顿时整张脸都苍白如纸。

    “陛下,臣……臣……”

    “朕问你是不是真的?”崇祯微微提高了音量,语气虽然听起来还是很平淡,但里面却蕴含着一股不怒自威,让朝堂上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臣冤枉……”

    这是,东厂提督曹化淳也出列,道:“启奏陛下,臣也有本要奏。”

    “说!”

    “臣这里也有成国公通敌的罪证,是当时镇远侯顾肇迹的认罪书。”

    他这话一说出口,朱纯臣整个人彻底虚脱了。

    王承恩将曹化淳手里的东西也呈递上去,崇祯看完后,顿时大怒:“岂有此理!朱纯臣,你身为大明的勋贵大臣,竟然为一己私利,勾结建奴!”

    “陛下,臣知罪,臣一时糊涂,请陛下饶了臣……”

    崇祯一只手握住天子剑,皱着眉头,杀气森森道:“来人!将成国公押到东厂监狱,所有人一律不准去见他!”

    外面立刻有厂卫进来,将朱纯臣架了出去。

    “陛下……陛下……臣一时糊涂,陛下饶命……”

    殿内的气氛已经紧张到极点,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皇帝的怒气。

    襄城伯李守琦出列道:“陛下,臣要弹劾袁崇焕,他在左安门之战……”

    “弹劾什么!”崇祯突然强行打断了李守琦的话,“身为武将,整天弹劾这个弹劾那个,你的职责是保家卫国!你倒是带着人去把皇太极赶走啊!”

    李守琦顿时被皇帝怼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崇祯借机发飙:“还有你们!朕这里弹劾袁崇焕的奏疏已经堆积成山,一个正在前线打仗的将领,你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去找他的麻烦!还是说你们也和成国公勾结,去给皇太极卖了粮食?”

    群臣连忙跪拜:“陛下息怒!”

    “让朕如何息怒!朝中大臣私通建奴,一群人却整天弹劾一个和建奴血战的大军统帅!你们让朕如何息怒!是不是这朝堂上还有和成国公一起的!”

    大臣们跪在下面不敢说话,把头埋起来,这个时候谁说话谁找死。

    崇祯站起来,大袖一甩,直接离开了。

    原本大家已经憋了一肚子话,打算今天早朝说的,结果现在是这个局面。

    崇祯回到乾清宫,他是不是真的生气?

    当然不是,他还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生气,他之所以在早朝上表现得发怒,还不是为了堵住某些人的嘴。

    大臣们离开后,各自都消停了。

    最近连钱龙锡、韩爌这些人都消停得很。

    大家都在琢磨着皇帝到底是咋想的,总感觉皇帝这两个月来的做派和之前的不太一样了。

    到了晚上,成国公朱纯臣,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他正在认罪,所有的经过,全部都招出来了。

    曹化淳拿着手里的招供书,微微有些颤抖地跑去了乾清宫。

    此时崇祯刚用完晚膳,和周婉言、田秀英正在聊着周婉言新衣服的事情。

    “皇爷,曹公公在外面求见。”

    “让他进来。”

    曹化淳走进来,道:“皇爷圣安。”

    “朕安,问出来了吗?”

    “都在这里。”

    曹化淳恭敬地将供书呈递上去。

    崇祯一看,微微一怔。

    这上面不仅仅有驸马冉兴让的名字,还有山西八大蝗商的名字!

    卖给建奴的物资主要分两条线:一条是走海运,经过东江镇卖过去;一条是走陆运,从山西出大同镇,卖出去!

    对于这份名单,崇祯感到非常满意,甚至兴奋起来。

    他正在想着找什么理由去把山西八大蝗商给抄了,那可是富可敌国的啊!

    如果把八大蝗商朝了,他崇祯的创业启动资金将会非常充足。

    没想到通过成国公,居然把这条线给拉出来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金山银山堆在面前了!

    “曹化淳!”

    “奴婢在!”

    “山西这八个人,交给你处理,你带着人亲自走一趟,多带些人,把锦衣卫叫上,谁敢不听你的,就让他滚蛋!让厂卫去抓人!立刻把这八个人的家全部抄了,一分钱都不许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