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混类似网红圈这种、靠流量吃饭的圈子,女生结交在一起,多久就是漂亮的跟漂亮的一起玩,混个闺蜜做做,没事一起出去逛街拍照,在微博粉丝面前营业一个闺蜜情深。

    实际上背地里,大家都塑料的一批。

    酒红色头发的女生便是申萌的好友,一个知名小网红,因为傍着大款,日子过得还算体面。

    这说起话来,不免有些欠抽。

    “申萌,你看那小姑娘年纪估计不大,打扮也挺土,最多也就是高中生八。比起你来,这硬件条件嘛还是差远了,只不过……”

    酒红发女生扬着酒杯,意味深长地看着申萌,小声说道:“现在的男人啊,就喜欢这种。无辜小白兔的类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但是,人家喜欢啊~”

    “……”

    申萌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温和的目光里隐隐藏着锋利的刀。

    心说,你一个小破网红,也敢这样子嚣张的讽刺我了?

    也不看看没了男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跟你出来吃顿饭都是给你脸了。

    对面那位酒红色头发比起申萌,确实差远了,毕竟申萌是有正经解说工作的,平时没事开个直播也能捞一堆打赏费。

    眼看着云稚边笑边讲话,表情生动又可爱。

    酒红色头发的女生无奈摇了摇头,“申萌,这可真的不是个省油的灯,想要把握住,你可得好好下点本事了。”

    申萌红艳的嘴角一扯,淡笑。

    “切,绿茶而已。”

    ……

    侍者将调酒师带到了桌前,身旁的精致推车里摆放着各种调酒工具。只见调酒师手法利落一顿操作猛如虎,花费了十几分钟总算弄出了一杯果酒,插上了吸管。

    云稚目瞪口呆地看着细长的酒杯放到了自己面前。

    侍者轻鞠一躬,“请慢用。”

    小姑娘惊愕的表情过于艺术,顾厢辞胳膊肘撑着餐桌,手背抵在薄唇前,忍住了。

    朝一旁的人道:“兄弟,下次在后台调好端来就行了,给孩子吓着了。”

    侍者尴尬,“好好,没问题。”

    云稚:“……”

    谁特么是孩子!

    滚。

    总是把她当成小孩子小孩子,真是讨厌死了。明明自己也没比她大多少,不就是,长得帅了点,有钱了点。给你就得瑟的。

    云稚闷闷地扯过吸管,喝了一口果酒。

    接着就被那股酒精味刺激的拧住了眉,原来酒的味道这么奇怪。

    不过,入口虽稍稍有些辣,但片刻后的味道却很甘甜。

    “……”

    眼看那小姑娘一口下去,玻璃杯里的液体肉眼可见的下去了一截,顾厢辞眼角抽搐了下。

    她是真的没喝过酒。

    “小朋友,喝酒跟喝奶茶可不是一回事,你这么一口下去,后劲估计不小。”

    云稚脑袋发昏,眨了眨小鹿眼。“嗯?”

    那声音轻轻的,软软的。

    嘶……

    顾厢辞看她神情已经和方才不太一样了,漂亮的凤眸轻轻一动。

    完犊子。

    “别喝了。”

    说着他起身去拿她面前的杯子。

    却被小姑娘躲开,反而攥住了他的手腕。顾厢辞盯着她,正要开口,

    只见那小孩脑袋一歪,撇嘴

    “云稚头晕晕了。”

    顾厢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