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江夏听到这话微微撇了撇嘴,这待遇还真是不一样啊,听伊敏怀这意思好像还要给殷苓风准备什么见面礼。

    她也想要见面礼,这些大家族送的东西肯定都不俗,她也好想从他们那里蹭点东西啊。

    “前辈说的是哪里话,能够见到几位前辈就已经是苓风的荣幸了。”

    殷苓风微微一笑,面不改色的说些好听话。

    听了殷苓风的话,伊敏怀欣慰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也该留些机会让康乾开口,不然依他那脾气,指不定会做出些什么呢。

    反正先机已经被他抢了,后面的不要也无所谓。

    伊敏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心里十分的满意。

    看见伊敏怀与殷苓风聊的十分的投机,康乾十分的不满,这个伊敏怀每次都是抢他的风头,真是阴魂不散,也不看看他那伊家与他们康家之间的差距。

    康乾在心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所以一看伊敏不说话了,以为自己找到了机会,连忙趁机开口和殷苓风套近乎。

    “殷公子,你师父他最近情况怎么样啊,仔细想想也将近有十来年没有见过面了。”

    康乾一脸亲切地看着殷苓风,微微叹了口气,满是惆怅。

    “我师父他一切都挺好的,在我出发之前,师父还特别叮嘱要我代他向几位家主问好,师父他很想与你们相聚,只可惜他不能离开山谷,所以不能亲自前来拜访各位,希望你们能够见谅。”

    江夏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殷苓风面不改色的撒谎,这殷清风什么时候说这种话了,她当时可是一直在场的,怎么没有关于这些事情的记忆啊?

    不过这也只是江夏在心里的吐槽而已,不仅是她,就连康乾他们也十分清楚,这只不过是殷苓风拿出来充场面的话罢了,殷清风是不可能这么交代殷苓风的。

    但是交际场嘛,就是这样的,只要场面上过得去,大家就都开心了,所以在听了殷苓风这一番话后,康乾立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夏发现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中年男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时不时的发出哈哈大笑得声音,给别人显出一副多么爽朗、亲切豪迈的样子。

    但事实上听多了,江夏就觉得有些吵耳朵,而且大家都知道是演戏,演的动作这么大,江夏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但这也许是他们的必备技能吧,反正江夏是没有发现其他人有任何的反应的。

    康乾笑够了之后就一脸开心的大声说道:“殷老太客气了,只要知道殷老心里还挂念着我们这就够了,等你回去之后就告诉你师父,让他不必这般自责,而且本来也该是我们去拜访他才对,等到这件事完成之后,我们一定会找个时间去拜访殷老。”

    “康家主费心了,等我回去我一定会将康家主的话原封不动的告知家师。”

    听到康乾慷慨激昂的诺言,殷苓风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又没有太大的情绪。

    江夏知道殷苓风和清风谷之间关系淡薄,而且他自己也说过,他从清风谷离开之后基本上就相当于是和清风谷断了关系,除了他还要帮忙背黑锅之外,其他的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了。

    不过江夏并不想让殷苓风就这么背了清风谷的黑锅,如果背了黑锅,殷苓风基本上也就告别了这个世界。

    虽然她和殷苓风之间暂时只是交易关系,但是这个交易江夏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吃亏,她用殷苓风用的也挺顺手的,而且殷苓风也非常的听话,基本上她有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

    况且有这么一个医术高超且又非常值得信任的一个人留在身边,对孤立无援的江夏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所以如果要是想让殷苓风一直在她身边的话,她就得想办法不让殷清风的计算得逞,这又是一个棘手的事情啊。

    不过江夏也懒得去抱怨了,她身上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不差这一件事情。

    “那就有劳殷公子了。”康乾点了点头,然后又仔细的想了想,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找一个话题。

    “殷公子从清风谷一路到这儿,路上真是辛苦了,在这儿一切都还习惯吗?”

    康乾想到了一个最容易套近乎的话题,一脸关心的看向他。

    “习惯,在这里一切都很好,让康家主费心了。”

    相比起康乾心里的小心思,殷苓风这边就淡定的多了,反正他也不主动跟你聊天,但如果你跟他聊天,他肯定会很礼貌的回应,让你挑不出来任何的错误,总之就是尴尬而又不失礼貌。

    “习惯就好,如果要是有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啊。”

    康乾放心的点点头,还不忘再次叮嘱。

    这种话其实并不适合康乾来说,程毅枫才是这里的主人,这是他的职责,但是康乾这个人就是喜欢在每个地方都当主人翁,总之哪里有他哪里就是中心,所以这话由他来说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是,苓风记下了。”

    殷苓风微微低头,一副低眉顺眼听话的模样。

    康乾满意的点头,他才是这些人中最有权威和地位的一个人,伊敏怀和程毅枫跟他比算什么。

    “殷公子请坐吧。”

    优越感和权威得到了满足,康乾就让殷苓风坐一遍去休息。

    殷苓风点了点头,然后就安静的坐了下来,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康乾看了一眼习湛,摆摆手示意他可以接着介绍了。

    得到了康乾暗示的习湛笑了笑,连忙站起身将上官清和伊清玉一起介绍了出来:“这位是和江姑娘同师门的江公子,这一位就是程兄的朋友伊公子了。”

    听到“伊”这个姓氏的时候,原本并不怎么在意的伊敏怀和康乾都来了兴致。

    伊敏怀是诧异,康乾纯粹的就是感觉有趣了,反正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江夏紧紧的盯着伊敏怀脸上的表情,尤其是在他看清楚伊清玉的容貌时,江夏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眼睛睁大了,瞳孔也在紧缩,脸上的表情混合着惊讶、不可置信和其他各种复杂的情绪。

    得,伊敏怀直接就认出来了,看来把伊清玉赶出家门的时候他已经长开了啊,估计也就是五六年的时间吧。

    康乾本来只是以为是同姓氏的巧合的,但是在看到伊清玉和伊贤崇几分相似的容貌时,他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都说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没有秘密的,谁家的丑事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共同的丑事,尤其是像康家这样隐隐压他们一头的家族,自然知道的更加清楚了。

    所以康乾一看就明白了伊清玉的身份,这下他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的玩味了,那种看好戏的得意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而且伊清玉现在是程煜的朋友,也就是说伊敏怀的私生子背后有傲风山庄这个靠山,这就更加的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