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山上,巽知的房间里面。巽知被床上的一直手抓住后立即知道经过这么时间自己终于利用那些在天龙石窟中的未知蘑菇救活了床上的契。巽知一脸不敢相信的转过身来,看到面前虚弱的契睁开眼睛后自己就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不过巽知并未好不掩饰的表现出来,而是用自己的手臂捂住了自己即将大哭的脸颊。而躺在床上契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巽知,因为契知道如今的巽知一定是利用了在天龙石窟中的升仙水救了自己。升仙水的价值或许巽知自己都不清楚,可是契却知道那是一个他无法报答的价值。

    由于契吃的是具有升仙水的毒蘑菇所以此刻的契身体里面除了具有升仙水的药效外还有毒蘑菇那种无法让人动弹的毒性,契身体僵硬的看着面前的巽知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只可惜我无以回报。”

    巽知听到契的这句话自己又是原地缓了好一会,才将自己遮挡在脸上的手臂松开对契说道:“从我救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无以回报,我也从来不需要你的报仇。”

    契再次看着巽知说道:“二乾呢,他们还好吗?”

    看着契竟然醒来和自己客套后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询问了有关于二乾的事情,这让巽知心中十分不满,巽知再次开口看着契说道:“你刚刚醒来,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关心其他的事情。”

    巽知说完这句话后自己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床上的契却开始着急的先要下床得知有关于二乾的消息,巽知转过身来想到当初在自己带着契去的地方看到正在欣赏风景的二乾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如今契刚刚苏醒心心念念的还是二乾根本不是救活他的自己,虽然巽知也知道自己这辈子自己和契是有缘无分,可是看着契去关心其他人,自己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着艰难下床的契,巽知直接暴力的将契再次推到床上并且生气的说道:“当初你临死的时候都已经开口说过了等你死了让我保护他们的周全,我可不是一个会失言的人。”

    契见状自己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后看着巽知再次说道:“那我能现在去见见他吗?”

    听完契的话,巽知立即凑近契生气的说道:“你说什么?”

    被巽知这么生气的一恐吓,契还真的是有点害怕,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巽知所以自己再次弱弱的说一句:“我们再去见一面二乾吗?”

    巽知突然笑了起来说道:“真是不错巧,如今恐怕你是见不上了。”

    “你,你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能有什么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估计是见不到他了。”

    “你不是说你会保护他们的安全吗?”

    “当然我是答应过你我要保护他们的周全,可是你不要忘记前提是在你死了之后,可是如今你不是好好的躺在床上正在和我对话吗,那么我怎么会继续保护他们的安全呢?”

    “还有,可能你还不清楚如今的局面。不是我保护他,我甚至打算让我最喜爱的鬼女嫁给他,可是他呢跟本不领我的情,这不一气之下跑了出去这可就不能怪我了。”

    巽知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也是不爽,巽知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局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巽知既然从一开始选择救契自然是不想要契离开的,所以她就想到了让吴沛霖去牵制住二乾,最后自己契也会被自己牵制住,可是如意算牌哪有那么好打,如今是鸡飞蛋打。

    巽知看着在床上不在继续说话的巽知,自己心中也是紧张起来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可别吓我。”

    契突然将眼神看向巽知自己愧疚的说道:“你说得对,你救了我便是我欠你的,我又怎么能够要求你再去保护他们,他们都是年纪不过二十岁的有为年轻人,他们需要的是更广阔的天空而不是是被束缚在金丝雀网中。”

    契如此洒脱的解说倒是让巽知一脸的不满,巽知看着契说道:“那些都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你现在需要的是更好的休息。”

    巽知从自己房间出来后同样遇到了从山门回来的无量鬼王,裴萱萱以及吴沛霖。巽知虽然不清楚战场的局势但是也清楚大概发生了什么。就在大家什么都没有说话的时候,巽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此刻的吴沛霖说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吴沛霖作为鬼女这么做确实已经是违被了百鬼山的规则,吴沛霖自己也知错的跪在地上任凭宗父的处罚。巽知看着吴沛霖说道:“你为了那个男人宁可为整个百鬼山作对,最后你有是得到了什么呢,最后他都不肯带你走。”

    吴沛霖听到这些自己也是伤心的哭了起来,吴沛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卑微,可是吴沛霖能够如何自己谁让自己的心被这样的一个人给偷走了呢。

    巽知自己又何尝不是年轻的吴沛霖的呢,巽知如今这些话不够是在感同身受的说自己罢了,看着吴沛霖这样痛苦不堪的哭泣,巽知更何况不是伤心。

    “还不赶紧将鬼女大人扶起来。”

    吴沛霖见状也是开口说道:“我任凭宗父大人的处置,即便是将我赶出百鬼山…”

    “无量鬼王留下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面对巽知的话,在场众人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笑容,毕竟今晚闹出很大的事情巽知不仅没有生气竟然连鬼女大人都没有处罚。无量鬼王见状也是立即示意裴萱萱立即将鬼女大人带下去。

    巽知在众人离开后,自己坐到了庭院的石凳上,无量鬼王见状也是站在一旁对巽知说道:“宗父大人仁慈,对鬼女大人如同亲生女子一般。”

    巽知为了可以留住契强行给吴沛霖赐婚听了无量鬼王的话倒是觉得是一种讽刺,不过巽知并未在意这些而是看着无量鬼王说道:“我这个宗父是不是做的很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