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星象江湖 > 正文 第243章 剑气如虹
    唐与言挪移的脚步顿住,被自己的对手说自己不会输,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君如风一剑劈来,唐与言侧划一步,雪间剑从下往上挑,正巧挑住了君如风改变方式,从上佯攻成横砍的剑势。

    看来他的体力也快告竭了。

    唐与言没有掉以轻心,谁知道君如风是不是装的。

    她每一个招式挥出去的那刻,脑海中便不断推演着各种结果。无论想的是否跟本能做的一样,要去想,去分析,去努力,才能有赢的机会。

    由于他们都慢了下来,围观的人到现在才能看清他们的招式与动作。

    顾言看到唐与言边走边招架君如风的攻击时,不由凝神盯紧她的动作,越看,脸上的神色就越惊讶。

    “采之,你观那毒圣所踩的步伐,是曜派的阵法吧?”

    顾采之闻言,停留在君如风身上的视线换了换,留意了下毒圣,点了点头。

    “是的,哥哥,曜派的阵法都以防守为主,踩不同的星位变阵。”

    顾言不是很赞同道:“说是踩星位变阵,可现在又有哪一夜能够观星?说不准只是研究出来的阵法冠上了星阵的标签。”

    顾采之柔声笑道:“曜派传承已久,无论是什么样的阵法,至少它现在对毒圣来说,起到了防守的作用。”

    顾言不置可否,“采之,你认为此一战谁会赢?”

    顾采之俏皮地眨了眨眼,反问道:“哥哥的看法呢?还有君启公子?”

    君启恢复好体力,刚刚才跳了上来,正在解下沙袋活动下酸乏的四肢,就听见顾采之点他的名字。

    君启等了会,没等到顾言的回答,斟酌了下用词,说道:“从感性上来讲,我自然是支持如风的。但从理性上分析,从如风战斗突破后,自觉他们之间的胜负难料,现下我也不好乱下结论。”

    顾采之惊咦了一声,“原来你与君如风公子更熟悉一些?你们是同族人吗?”

    君启道:“不是同族,不过确实相熟。”

    顾采之眉眼弯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两是同族兄弟呢。”

    君启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顾言道:“我认为,君如风会赢,在剑术一战上,突破拥有了剑意一只脚迈进剑道的君如风更甚一筹。”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聂飞白跳了过来,说道:“虽说我不懂剑,不过顾公子真的希望一个初入江湖才一年多的后起之秀,赢过毒圣吗?”

    聂飞白已经把话挑的很明白了,顾及君启在场,没有直言外来者这三个字,而是换成了后起之秀。

    顾言闻言一愣,隐晦地看了一眼君启,发现对方跟刚刚一样,神色上毫无变化。反而对方注意到他的目光,侧头看了过来,眼眸中透露着疑色。

    这是真听不懂,还是装的?

    顾言与其对视,视线中带着隐约地审视,君启看了他一会,主动移开了视线,看向圆台。

    圆台之上,唐与言和君如风之间有来有往,光从表象看,一直防守的唐与言仍处于下风。

    君启道:“这只是一场以剑会友的切磋。”

    聂飞白道:“我们几个可以保证不传出去,毕竟都是有名有脸之士,但是……”

    他遥遥指向身后的一群不停为君如风加油的同门,“追风门门下的弟子,这么多人,君公子可能全封得了口?”

    “就算心狠一点借刀杀人,但如果观战的不止他们呢?一旦留下了漏网之鱼,该传出去的事情还是会传出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无论这场切磋的意义为何,只要传了出去,性质就会在流言蜚语中彻底变了。”

    君启抿唇不语,他明白聂飞白的意思,可是这场切磋一旦被定义下来,现在天枢国内好不容易维持的与原住民和谐共处的气氛,就要被打破了。

    聂飞白还想说什么,紧接着圆台之上传来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圆台上,围着圆台的八块石柱中不知怎么就有一根柱子上塌下来一截的石块,正好挡住了他们两人的身影。

    顾言惊道:“怎么回事?!”

    那八根围绕着圆台的石柱,就算动用内力不花费足量的时间,根本撼动不了分毫,怎么会被劈下来一块?

    顾采之揪着顾言的衣袖,低声轻语道:“好像是唐与言挥出来的一道剑气劈下来的。”

    顾言问道:“采之,只是剑气?”

    顾采之嗯了声,“剑气重杀,剑意重形,他们两者截然不同,我分得清。”

    顾言难以置信,“可是,单凭一道剑气,怎能将月潮石铸成的石柱劈下来一块?”

    顾采之低声道:“哥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做不到,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

    此刻,圆台之上。

    唐与言和君如风的视线落在海蓝色纹理斑驳的月潮石碎石上,久久未动。

    君如风道:“你之剑气如虹,可劈山填海,这世上还有其二可为吗?”

    唐与言道:“你说的太夸张了,总归来说我还没悟得剑意,不如你。”

    君如风道:“我身即剑,是人剑合一,此为一道。但一剑为臣,剑气如虹,何尝不是另一道?”

    “有没有剑意,是不是走上了剑道一途,哪有那么多分别,不外乎强者为尊。”

    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眉宇之间透露着能与强者一战的激动情绪。

    君如风手中的启明剑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剑身微微颤抖,发出兴奋的嗡鸣声,他身上冷冽的气质突然转变,像是春来之后,冬雪消融般温暖起来。

    气质虽由冷转暖,气势却愈发俞强盛起来,像是一只刚学会捕猎的鹰,现在已是老辣的猎手了。

    唐与言心下一紧,君如风就像是怪物一样,在战斗中不断突破,根本不需要长时间的沉淀。

    他突破后,自己还有胜算吗?

    想想看,刚刚那一剑,是如何挥出来的?努力想想看。

    等场外之人换了位置,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君如风身上的气势不断变强,基于切磋之中不趁人之危打断突破的原则,唐与言不得不等在一旁,等对方突破完。

    台下,聂飞白抬手托住快要掉在地下的下巴,幽幽问道:“君公子,你这上哪交的朋友,剑道突破和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君启楞楞道:“捡来的。”

    聂飞白:“……”